旅行博客

说色须寺这几天举行大法会,很巧,19号晚接到朋友邀请一同前去朝拜。20号一早便出发。色须寺位于四川甘孜州石渠县色须镇,不知道寺院是由镇而得名,还是镇由寺院而得名。我猜应该是镇由寺院而得名。总之色须寺很大,号称甘孜州最大的寺庙群之一。其实距离玉树仅一山之隔,全程不到一百公里,因此行程很轻松,一路看着风景、聊着天很快就到了。但山路还是有几处危险的地段,尤其是和大车交会时不可掉以轻心。可能是法会的原因路上的行车不少。

快到色须寺的时候当地警方设卡,凡是参加法会的车辆都不能通行只能停在217省道路边草原上的临时停车场,然后步行大约两公里才能到达寺院;要穿城而过的车辆需交出行驶证由警车带路在县城的另一头交还司机。为了维护法会的秩序当地警方还是付出了很大的警力,为此赞一个。而参加法会的百姓也非常配合,没有闹情绪 不配合的,为此也赞一个!

由于色须寺地处甘孜州最西端与玉树毗邻,距离最近的机场应该就是玉树机场,来参加法会的基本都是藏区信众,再加上九月下旬在藏区已经步入寒冷的冬季,所以几乎没有游客。但色须寺在藏区的影响力很大,来参加法会的藏民有从非常远的地方赶来。几百公里的距离是挡不住一颗虔诚的心的。

从早上出发到中午一直都阴天,翻山越岭的时候还时不时飘雪,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风景的质量,也影响了照片的质量,但丝毫没有影响心情的质量。尤其是和藏民一起转山的时候。

出生在天祝,两千多年前霍去病就是从天祝乌鞘岭出发,带领一万精兵横扫匈奴,一路追击匈奴到敦煌。我成长在武威,就是驱逐匈奴后建立的河西四郡之首。敦煌在河西走廊末端,首尾相望,敦煌一直是我向往之地。带着对古人的无限景仰和缅怀,我们踏上了敦煌的行程。

深秋的敦煌是金色的,金色的树木、金色的草滩、金色的沙山,金色的食物。一切都是金色的。这个金色的小城给我留下了金色的记忆。而月牙泉就是这金色世界的一颗绿色明珠。

由于月牙泉距离敦煌城区最近,因此月牙泉成为我们敦煌行的第一站。到达敦煌,安顿好住宿。开启导航前往月牙泉,不幸的是坑爹的高德把我们导航到距离月牙泉20多公里的鸣沙山下一个村庄里。倒也好,虽不是景点,风景同样很美。当我们到达月牙泉已是下午五点钟了。由于是深秋季节,游客似乎不是很多,敦煌所有景点门票半价。月牙泉的门票有效期是三天,且晚上不关门。

塔寺,离我家不远,大概五六公里。上高中的时候会骑自行车去白塔寺,那时候白塔寺还没有列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也没有现在重建的这么多新塔,也没有围墙,更没有人收门票。只有元代留下来的塔基。可惜没有留下照片,2002年的时候从杭州回武威,故地重游留下了照片,就是这个样子,那时数码相机已经普及了。就在这个时候重建和保护工作陆续展开了。

说到白塔寺必然要说到萨迦班智达,因为白塔是萨班圆寂后,西凉王阔端为萨班修的灵骨塔。萨迦·班智达·贡噶坚赞(1182年-1251年),藏传佛教萨迦派第四祖,出身昆氏家族,原名贝丹顿珠。幼年随父兄学习宗教教育,二十三岁以克什米尔入藏的释迦室利为师。通晓梵文和佛教教法,因为他知识渊博,被尊称为萨迦·班智达,简称萨班,就是萨迦派的大学者。1246年,蒙古帝国阔端太子请他到凉州(就是武威)。次年,他代表吐蕃僧俗势力和阔端商谈吐蕃归顺蒙古之事。他向吐蕃僧俗致书,晓谕归顺条件。包括蒙古在吐蕃设官授职,征收贡赋方法。吐蕃遂成为蒙古的辖区。1251年,他在凉州圆寂,在凉州幻化寺(就是现在的白塔寺)建塔。他将衣钵传给侄子八思巴。他所著作的《萨迦格言》、《正理藏论》、《三律仪论》,广泛流传与藏族地区。

威天梯山石窟对于大多数人是陌生的,就连很多武威本地人也不知道。原因是天梯山石窟在祁连山里面,距城区近六十公里。然而这个沉睡在大山里的佛窟在中国佛教艺术史上却有着重大意义。天梯山石窟是北梁国君沮渠蒙逊指派僧人昙曜修建的,被誉为中国石窟鼻祖。我第一次去天梯山也是2000年后了。所以对天梯山的了解除了亲临感受,就只能来自于资料了。第一次去天梯山石窟具体是什么时候已经记不清了,只记得当时看到被誉为石窟鼻祖的天梯山石窟被水库包围而感到匪夷所思。石窟大佛前是一个弧形围堰,因此我们无法远距离观看大佛,假如在水库上划船看也只能看到大佛胸部以上。所以要看石窟大佛要么站在围堰大坝上,要么下楼梯在围堰内,总之只能距大佛十来米。后来知道这水库是为了灌溉下游农田,于1958年修建的。至于这个水库的修建是利大于弊还是弊大于利我想只有“专家”知道了。起码对于天梯山石窟一定是有损失的!现在去石窟只能看大佛和一个只有照片的陈列馆,大佛旁边的小窟全部关闭,小窟里的佛像大多数都搬到了甘肃省博物馆里!整个石窟破损严重,大佛和旁边的力士护法雕像大部分都是五六十年代后修补的,只有穹顶上的壁画应该是古迹。大佛膝盖以下有严重被水浸泡的痕迹。在陈列馆里看到一张1959年大佛修补前的照片虽有破损,但大佛神韵还在。

2016年7月初到玉树,在玉树度过一个夏天,十月份开始帮仁波切装修住宅一直到17年前才基本完工,装修工人也都先后回老家准备过年。我选择不回杭州,在玉树感受一下高原的冬季。高原的冬季并没有像很多人想象的那么寒冷,我甚至觉得比杭州要好过。但是很多玉树本地人也会选择去西宁或者成都过冬,他们不理解我为什么要待在玉树。我住的村子距离玉树城区十七八公里在巴塘草原上,东西方向没有遮挡的山峰,所以冬季的风特别大,这里的村民假如在玉树有房子他们会在玉树过冬,所以我住的村子整个冬季异常安静,这让我感到很享受。

翻过年转眼到了三月份,在江南已是春暖花开的季节,高原玉树仍沉睡在冰天雪地之中。月底,就在我计划要回杭州的时候,接到好友邀请去四川游玩。行程需要7-10天,主要经过石渠、德格、甘孜、色达、壤塘、金川、丹巴、泸定、康定、道孚、炉霍。这条线路对我很有吸引力,尤其看到色达还有点小激动,因此欣然接受邀请。玉树距离色达600公里,我们计划一天到达,中途不做停留。

28号早上7点天蒙蒙亮,我们就出发了。

2017年2月12日巴塘草原将举行一场赛马会,早在这之前半个月选手们就摩拳擦掌积极备赛,在巴塘草原的八吉村租房借院安顿马匹,给爱马合理膳食。什么时间散步,什么时间跑马绝不含糊,无论天气多么寒冷,风多大,散步的时候绝不上马背;跑马时跑几圈,练多长时间都按照计划严格训练,各个选手都像是驯马的行家里手。我这个外行完全看不懂他们执行的什么标准,感觉更像是一种仪式。问起他们爱马如何,个个都说自己能拿冠军。

冬季的巴塘草原寒冷多风,入冬以来每天必刮风,风大的时候感觉找个人穿上线绳就能像风筝一样飞上天。

说来也奇怪,到了赛马日一早就放晴,整日没有一丝风,不知是否有高人做法。

赛马规则很简单,大致分为跑马和走马两部分,率先到达终点者获胜。所谓跑马比较简单,跑得最快就是第一名,走马有一定的技术含量,类似人类的竞走,全程有裁判监督,犯规不得超过三次否则成绩无效。由于选手众多分为小组赛和决赛,小组赛胜者再决赛。小组赛胜者奖品为现金,只有几百元;决赛胜者奖品为摩托车。说实话奖品价值远没有他们备赛花费成本高,从这点来看,都是本着娱乐精神来参加比赛的,但所有选手都一丝不苟,对自己爱马寄予厚望。

早有耳闻勒巴沟的美丽风光和石刻艺术,今天天气不错决定去亲自体验一番。从玉树市出发沿214国道向西宁方向行驶约20公里,进入通天河畔边的山径就是勒巴沟了。继续沿国道向前几公里便是传说唐僧取经归来时的晒经台,既然不远索性先去晒经台再去勒巴沟。

眼之间已进入寒冬,峡谷的冬天异常寂静,因寂静而显得更加寒冷,偶有几只喜鹊传来叽叽喳喳的叫声给人带来一丝鲜活气息。时间进入中午,昨夜的一场大雪在升起的太阳照耀下已慢慢消融,寒冷的空气中带有一丝清新,该出去活动一下筋骨了;

出发!去峡谷捡松塔......

谷的初冬,树叶还没来得及掉落,就被一场大雪覆盖。在这深秋与初冬交替的季节呈现出别样的美。
清晨,浓雾扯起它宽大的白袍子把峡谷四周的大山全给罩了起来。空气湿润、寒冷,白茫茫的雾团飘忽不定。一切都坠入烟海,虚无缥缈。犹若天宫!
大山在白雾的笼罩下显得神秘而含蓄。大自然呈现出前所未有的空阔和辽远,像一位成熟稳重的壮年,洗尽铅华,风骨凸显,显露出隐忍与沉稳的性格。

玉树市到多多峡谷常走的路线有两条:一条路线是从巴塘草原向小苏莽方向翻越格拉山,另一条是沿214国道向囊谦方向翻越尕拉山,途径下拉秀然后沿子曲河向江西林场方向。格拉山和尕拉山分别是这两条线路途经的最高山峰,格拉山主峰海拔5280米,自驾通过垭口海拔4800米;尕拉山垭口4500米。在2016年前尕拉山线路子曲河大桥至江西林场这一段还没有修好,山路崎岖路况极为恶劣,我曾自驾走过一次60公里的路程走了5个小时之多。所以一般都会走格拉山这条线路。这两条线路因海拔和地势不同,所以沿途的风景也有很大差异,格拉山雄壮奇伟,尕拉山平缓秀丽。2015年底江西林场至子曲河大桥段已全线竣工,从玉树到多多峡谷170公里的路程只需两个半小时,所以16年后就不走格拉山那条线路了。

日无事,心情愉悦,便想觅一好去处亲近大自然,友人推荐去隆宝滩,此时正值深秋季节,玉树州府草原已呈现一片金黄。大片的金黄色给人以成熟,安定,富足的感觉。

从玉树州府出发朝治多方向约80公里的地方,两面高山耸峙,中间有一块狭长的高山草甸类型的沼泽地,这里便是隆宝滩了。

隆宝滩海拔四千二百米,气候寒冷,即使五、六月里下小雨也经常夹雪,有时天色晴明,突然会冰雹雨雪骤至。这独特奇异地理环境,却是青藏高原珍禽异兽及一些贵重药材的产地,被世界鸟类专家誉为“黑颈鹤之乡”。还有斑头雁、棕头鸥、雁鸥、赤麻鸭、秋沙鸭、雪鸡等十余种禽鸟。被国家定为黑颈鹤自然保护区。

早上起床,太阳初升,刚刚爬上山坡的太阳照映万物,一切都显得生机勃勃,来到院子里伸个懒腰,吐故纳新,启动一天的忙碌生活。抬头顺着太阳升起的地方望去一只秃鹫正屹立在房顶,此时他也注意到了我,瞬间彼此紧张,他望着我,我望着他,显然相比于紧张我更为好奇,而他相比于好奇更为紧张!因此他决定离开,离开眼前这个危险分子,去往广阔蓝天自由翱翔!

此时的我尽量小心翼翼希望不要惊扰到他,我并不是危险分子,然而他并不这么认为。为了避免伤害,他一心只想快速离开。我也意识到了他的想法,因此快速拿出手机打开摄像头在他飞走之前留个纪念。

然而,意外发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