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博客

出生在天祝,两千多年前霍去病就是从天祝乌鞘岭出发,带领一万精兵横扫匈奴,一路追击匈奴到敦煌。我成长在武威,就是驱逐匈奴后建立的河西四郡之首。敦煌在河西走廊末端,首尾相望,敦煌一直是我向往之地。带着对古人的无限景仰和缅怀,我们踏上了敦煌的行程。

深秋的敦煌是金色的,金色的树木、金色的草滩、金色的沙山,金色的食物。一切都是金色的。这个金色的小城给我留下了金色的记忆。而月牙泉就是这金色世界的一颗绿色明珠。

由于月牙泉距离敦煌城区最近,因此月牙泉成为我们敦煌行的第一站。到达敦煌,安顿好住宿。开启导航前往月牙泉,不幸的是坑爹的高德把我们导航到距离月牙泉20多公里的鸣沙山下一个村庄里。倒也好,虽不是景点,风景同样很美。当我们到达月牙泉已是下午五点钟了。由于是深秋季节,游客似乎不是很多,敦煌所有景点门票半价。月牙泉的门票有效期是三天,且晚上不关门。

月牙泉是沙漠中的奇观,清代后才称为月牙泉,古称渥洼池、沙井,又名药泉。大漠之中有这样一洼清泉不仅在视觉上非常优美,更能在心灵上给人以慰藉,有“鸣沙山怡性,月牙泉洗心”之说。沙漠中的月牙泉本具孤独与寂静的气质,这是一种非常高级的美;所有人都会被它这种特有的美而打动;在漫长的历史长河中不知她的这种美曾感染过多少人。

据专家研究,月牙泉形成于流经敦煌党河地下水的抬升,月牙泉的形成还有其他一些说法。无论怎样不得不说是天地造化,得天地灵气才有如此美的意境。几千年来竟然一直存在着。但是自60年代至90年代月牙泉水面大面积萎缩,现在月牙泉地下水已经基本枯竭,池内供水主要是依靠水管输入的自来水。不知月牙泉是否还有以前的灵气。

到了鸣沙山景区是一定要骑骆驼的,敦煌的骆驼各个都高大威武,看上去憨厚温顺。沙漠中不能没有骆驼,在茫茫沙漠之中配上骆驼,整个图景才完整。尤其是整支的驼队缓行在沙丘之上,为月牙泉景区增添了一份古意。骑在宽大厚实的驼背上,跟随驼队行走在鸣沙山上,眺望绵延起伏的沙丘,似乎穿越到两千年前正在去往繁荣西域的商道上。